2017年初写的,当时我并不知道2017年出生人口会减少,嗯。


勾践败给吴王夫差后,卧薪尝胆要报仇。

然而报仇这事,不是比谁能吃苦,还是得靠人力。史书上,勾践具体是这么出台规定的:

青壮年不准娶老年妇人,老年不能娶青壮年的妻子——这是为了保证血气方刚的男女能在一起哗啦啦生孩子。

女孩子十七岁还不出嫁,她的父母有罪;男子二十岁还不娶妻生子,他的父母同样有罪——这是逼着不许晚婚晚育。

 

哪位说了:现代社会,这种法子行不通啊。自由恋爱了,人权自由了。怎么能逼迫呢?

那么看下面的法子:

在越国,即将分娩的女人要报告,公家派医生守护——这是保证生育顺利。

生下男孩,公家奖励两壶酒,一条狗;生下女孩,公家奖励两壶酒,一头猪——哪位说了:为什么女孩似乎比男孩珍贵呢?答:男人不能生,女人能生啊!

生三胞胎,公家给配备一名乳母;生双胞胎,公家发给吃的——简单说,放心大胆生,国家帮着养。

孤儿、寡妇、患病的人、贫苦和重病的人,由公家出钱供养教育他们的子女——随意生吧,无所谓!

 

法子很土,但是很扎实。最后的结果?

越吞吴,报了大仇。大家都说是勾践卧薪尝胆卧出来的,非也,是越国的伟大母亲们哗啦啦生出来的。

所以勾践怎么催二胎呢?

他并不只是卧薪尝胆,他提供了从生到养一条龙服务。从生育,到坐月子,到抚养,到弱势群体的孩子,一应俱全。越国女性毫无后顾之忧,当然撒开生——送猪送狗送两壶酒呢!

 

 

一般概念里,美国人挺能生:一家俩孩,似乎是标配。其实除了二战后1946年到1964年的婴儿潮,美国人的生育率也是一路跌。1800到1940年,美国的生育率一路下行。以前标配是一家三四个孩儿,逐渐到1960年后的一家俩孩。一般研究认为,主要是避孕措施与性革命的推行:这反过来说明,避孕措施出现前,相当多孩子是“哎哟怀上了,那就生呗”,而非有意为之。

那么,中国大陆、澳门、台湾、新加坡、香港这些出生率极低的所在,也是因为避孕措施吗?又未必了。

2011年10月,美国经济研究局提供了另一个思路。丽萨-德特琳和梅丽萨-科尔内研究得出,生育率与房价有关:

——房价每升一万美元,有房一族的生育率就提高5%,无房一族的生育率就跌2.4%。

2015年12月,英国的阿科索伊给出了英国的结论:英国房子每升值一万英镑,有房一族生育率提高3.8%,无房一族生育率降低4.4%。

——即:房价越高,没房子的越不敢生;有房子的越敢生。鉴于没房子的大多偏年轻,您大概也明白其中玄妙了。

原理自然不难明白。房子涨价,有房一族产值上升,可以无忧无虑生孩子;没房一族又得为买房子攒预算,孩子?再等等吧。


事实是,大多数事不关己的人,容易被孩子,被天伦之乐,被三代同堂之类细节温暖到,觉得生孩子顺理成章,赶紧生,必须生!快点生!怎么可以不生?让你生你居然不生!

但真在考虑生孩子的人,却在不断做预算。因为结结实实,关系到自己的经济状况。

勾践的越国并没怎么发檄文劝导大家生孩子,而是老老实实地搞经济补助:

送猪、送狗、送酒、派医生、孩子由朝廷养。如果越国当时有楼市,勾践也会想法子让房价跌一点,或者争取制造广厦千万间,人人有房,安心生孩子。

 

人类有别于动物,也就在于这点经济上的理性。两千年前勾践就明白了:要哄人生孩子,别空口白话号召,实实在在给点经济上的安全感呗

如果一边生活成本(包括房价)高涨,一边国家还不给养孩子,谁乐意生呢?

 

张佳玮,

公众号:张佳玮写字的地方

发表评论